淨土教觀學苑

*

心得分享

養兵千日,用兵一時。

在我們修道路上,如果發心出現偏差,就會差之毫釐,失之千里!我們花了同樣的時間、精力去做一切聞、思、修、六度萬行的事修,從相上看大家是一樣的,但是在結果上卻是不同的,其差別原因就在事修背後的發心。這也是師父一直以來苦口婆心想告訴我們的,成佛之路是心地法門,關鍵是在心地上下功夫,一切心外求法都是外道。同樣的事修,人人之間有日劫相倍的差異也在於用心不同。《金剛經》中佛陀說:「若以色見我、以音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見如來。」
 
圓滿的發心就是菩提心:「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」的心。那我們「厭離娑婆,欣求極樂」的心,也是為了眾生的究竟解脫而求生淨土!以此發心,到長遠的成佛之路和今生的正念往生的目標來看,正確的發心是極為重要的。我們要努力做到正、真、大、圓的發心,杜絕邪、偽、小、偏。
 
師父特別指出,淨土行人臨終往生的緊要之處——臨終一念。實現臨終正念往生的關鍵,卻是要從當下的每一念培養起——養兵千日用兵一時。師父說我們今生的重點不在對治無始劫來的業力,而在於改造思想,通過思想改造學會智慧的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,減少我執,信願持名,從而達到臨終正念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
 
弟子讀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發現:所有這些願都是阿彌陀佛將自己的圓滿功德加被給我們,讓我們能夠迅速地自覺,自覺又是為了能覺他,覺他的同時,慢慢就成就了如同阿彌陀佛一樣的覺行圓滿!比如「天耳普聞願」:「設我得佛,國中天人不得天耳,下至聞百千億那由他諸佛所說,不悉受持者,不取正覺。」阿羅漢修出來的天耳通是有限量的,而我們去了西方極樂世界就可以聽聞到百千億那由他諸佛所說,這必須是阿彌陀佛將自己的功德加被給我們的,但是不是說我們有了天耳通,然後就放逸地去聽我們好樂的事情?當然不是,而是能聞諸佛說法,並能全部受持!仔細去體會阿彌陀佛加被給我們的這樣利益是為什麼?
 
《佛說阿彌陀經》中:「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:白鶴、孔雀、鸚鵡、舍利、迦陵頻伽、共命之鳥。是諸眾鳥,晝夜六時,出和雅音,其音演暢五根、五力、七菩提分、八聖道分,如是等法。其土眾生,聞是音已,皆悉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。」這些奇妙美麗之鳥也不是為了讓我們去欣賞取樂的,「是諸眾鳥,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,變化所作。」。亦如「寶香妙嚴願」:「設我得佛,自地已上,至於虛空,宮殿樓觀,池流華樹,國中所有一切萬物,皆以無量雜寶,百千種香,而共合成。嚴飾奇妙,超諸天人。其香普熏十方世界,菩薩聞者,皆修佛行。若不爾者,不取正覺。」阿彌陀佛為什麼在祂成就的淨土裡,要做如是的安排呢?都是有原因的!
 
弟子的感受是:如果我們只緣著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相去念佛,而沒有體會到這些依正莊嚴是阿彌陀佛的願力成就,是阿彌陀佛因地的菩提心成就的,這樣的執相欲修真,執著外在的相,以此想修出真實的心性功德,那真的是了不可得的啊!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和四十八大願,這一切都是彌陀為了讓我們這些凡夫眾生到了極樂世界後,從環境、到心念、到功能上加被,全方位的都給我們如法的修行做了最好的準備和安排,用佛陀自證的圓滿功德加被給我們,讓我們迅速地成就佛道。我們應該「借相修真」、「托彼名號,顯我自性」,這才是真念佛,真的修行淨土法門!
 
如果我們的發心真的是「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」的菩提心,也仔細去瞭解體會了阿彌陀佛和極樂世界的功德,就不可能不去「信願念佛,欣求極樂!」因為能夠往生極樂世界,就是走上了成佛度眾生的高速公路!而真正隨順彌陀本願的淨土行人,也不會不發菩提心,因為彌陀四十八大願的核心就是廣度一切眾生成就佛道,行人當然也會從心地上去隨順本願,欣求極樂也是為了「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」,子承父業!
 
弟子自我觀察中,最大的感受就是我們的心念是不斷變化的,防微杜漸刻不容緩!因為於修法上還沒有什麼感應和修證,所以目前人天魔外的執著取相還沒有顯現;但是人天和名利心確實是防不勝防,本來發菩提心去道場做義工、去參加共修小組的課程服務、建寺、放生等等,時間久了便開始求身體的安樂、求他人的讚歎,順境中容易起高慢心、攀緣心,逆境中容易起瞋恨心、煩惱心。心念是生生滅滅的,我們現在的發心若不堅固,在利於滋養習氣的對境的時候,就容易跟隨習氣走偏了,所以我們要培養自己的觀照力,做任何事都要觀察調整自己的發心,師父常說用心力去引導法力,最後都將成為我們往生極樂,乃至成佛的資糧!




 
聯絡我們